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电仪 > 正文

雨中登南山

时间:2020-10-20来源:海洋板块网

  又是一个深秋的早晨,我照例起了个大早,发现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绵绵细雨。忆及朋友曾对我的笑话:“在位于南山脚下的单位上班,竟然没有登过南山,简直是辜负了南山美景!”
  
  于是,我决计要去爬一次南山了,哪怕是冒雨!踏上了通向南山的和谐大道,天公似乎作美,雨更小了,只是微雨茫茫。也许今天是个好日子吧,严氏宗祠正在“南康百家姓和谐城”里搞竣工仪式,一溜的小轿车整齐地停放在和谐大道两侧,和谐广场上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更让微雨蒙蒙的南山增添了几分热闹。但热闹是他们的,我继续绕过和谐城,到了南山脚下。沿和谐城右侧拾阶而上,不一会儿,南山翠色便尽现眼前。那是怎样的一幅图画呢?重重叠叠的翠色中,有连成一线的枫叶的火红!举目四望,那种火红红得绚烂,就像旭日初升时的灿烂的云彩。重重叠叠羊角风的正规医院的枫叶在微风细雨里红中透亮,发出诱人的光辉,那一层层被细雨清洗过的枫叶,红得那么亮,那么自然!往上走着,脚下触到一片柔软,定神细看,才发觉台阶上已铺满了片片火红的枫叶,从下而上,上山的台阶简直成了最美的红地毯。拾级而上,踩在软软的“红地毯”上,一丝温暖便掠过心头,这是南山给我的至爱。继续往上走,有一条小石径和台阶相交,这是条寂寞地蜿蜒东去的小径。小径两旁,是一株株叶子泛黄的枫树。一阵风吹过,片片黄色的枫叶在细雨中轻轻飘落,在我的身旁划了一个美丽的弧形,便悄然无声地躺在枫树下,与火红的枫叶相融在一起。不久,“红地毯”上便点缀了一缕淡淡的黄色。我被这个景象惊呆了!黄色的枫叶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凋落的,也许它们太累了,累得无法控制自己,于是,在秋风细雨中,它们告别了枫树,在细雨霏霏中随风飘落。此时,位于山腰女性癫痫患者注意事项多右侧的镀金的观世音菩萨正悲悯地注视着人世间的这一切,她的圣手能挥落一丝圣水,给枫叶以生命吗?由此我想到了当前这个飞速发展的经济时代,有一批正处于青壮年的有志之士,他们为了事业没日没夜地打拼,事业的枝头上结满了累累硕果,可是富于创造力的他们,却由于过度操劳而猝然倒在工作岗位上。他们的事业正如日中天,但他们却过早地离开了他们钟情的事业,离开了他们钟爱的亲人,带着一份难以言诉的遗憾永远地走了,正如这片片飘落的黄枫叶,在最成熟的阶段过早地飘零于枫树下,和飘落的火红的枫叶相伴,零落成泥更护树。
  
  此景此情,让我难于自抑,还是离开这个伤感的十字路口吧。我沿着黄叶飘零的小径继续东行,道旁的丛丛芦箕在细雨的滋润下,绿中带着一抹亮色,让我沉重的心情忽而轻松起来。此时,阵阵秋风吹过,山中已是松昆明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涛阵阵,似万马奔腾,似狂风巨浪在海中争鸣,成片成片的翠叶在风中摇曳,如碧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峰回路转中,我来到了一处类似于假山的石林中。我停下了脚步,驻足其间,细察其形,不觉有了新的发现,觉得此假山就是一幅天然的赣南地形图:“三山夹两盆,一水绕其间。”我不觉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此时,我想到了我的一位爱好收藏奇石的邻居,他的车库被他改造成了一个奇石陈列馆,他每天在他的小天地里把玩着那一块块奇石,陶醉不已。现在我想,他的奇石与此相比,也逊色了几分。最美的东西,往往不是人工打造的,而是大自然恩赐的。
  
  无限风光在前峰,我继续朝上走,又到了小径的拐角处,那是个可东望南山远景的极佳之处。于是,我凝神极目四望,此时南山村已被雾气笼罩,那白色雾气正悄悄地向南山之巅奔去,我心中不由癫痫现在有还办法治疗吗一动,决定加快脚步继续往上走。终于登上了“望月亭”,我气喘吁吁地停住了脚步。其时,风更大了,细雨在大风的狂吹之下,正肆虐地由北向南朝南山之巅扑去。南山之巅在雾气与细雨的双重攻击下,已看不清它原来的面容。往上前行的小径也在汹涌澎湃的雾气与水汽中变得扑朔迷离,整个南山之巅都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了。
  
  我试图朝上继续攀登,怎奈风太紧,雾气与水汽鏖战正酣,我的雨伞也被猛烈的风雨吹得东倒西歪,于是我取消了继续攀登的计划,怅然下山。
  
  刚走到山腰,南山之北的天宇中,竟然露出了一角太阳的俏脸,可是雨却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那一抹阳光在微风细雨中,发出炫目的七彩光芒,我心中的不快也在这温暖的太阳雨中一扫而空了。于是,我不由地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