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手酥 > 正文

执你之手,与他偕老

时间:2020-09-16来源:海洋板块网

  没有哪个男人肯不计报酬地帮助一个女人,除非这个女人用身体去换!

  1

  女孩夏青婷认为,男人最性感的地方在于嗓音,那种低低的、沙沙的声音,像是虫子在啃咬你的耳朵,让你感觉到微微的胀痛和痒。但是拥有这种嗓音的男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就在那个黄昏,在地铁站,夏青婷就真遇到这样一个性感的男人。

  夏青婷首先看见的是他的背影。他在接电话,对不起,这边很吵,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说完,他挂掉了电话,他没有继续走动,而是愣在了原地,他挡住了夏青婷的路。

  夏青婷只好绕了过去,她没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回头张望了一眼,男人的皮肤十分白皙,使他看上去有点人或者贵族的气质,但是他的表情很奇特,好像极不平静又努力维持平静,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兴奋,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别扭,或者说,扭曲。

  夏青婷看他的同时,那男人也扭过了头,黑黑的眼睛看着夏青婷,这让夏青婷突然心慌,有种站立不稳的感觉。

  因为错过了地铁,夏青婷返回坐公车,在出口她又看见了男人,他走在前面,路过一只垃圾桶的时候,迅速往里面扔了一样东西。夏青婷惊讶地瞪大了眼珠,她确信那手机是被扔出去的,而不是意外掉进垃圾桶。

  男人几乎没有停留地急急离开,夏青婷听见垃圾桶里的手机在响,音乐很刺耳,她犹豫了一下,顺手将手机捡了起来。她想喊住男人,又犹豫了,怕太唐突。

  夏青婷无法理解,真是个怪人,刚刚在地铁站,明明四周都很安静,他却说太吵,现在他又将好端端的手机给丢弃了,他是太有钱了还是神经错乱了?

  夏青婷跟着男人,她是个一根筋的人,她想男人或许会后悔丢了手机回来找。走过一个路口之后,男人的脚步缓下来,他把双手插在衣袋里,走走停停。手机还在响,夏青婷不得不将它设置为无声。

  夏青婷跟了一个小时,腿很酸,肚子也饿了。

  2

  半个小时候之后,两个人坐在一起什么原因会得癫痫病?吃饭。因为夏青婷摔了一跤被男人发现了,他还记得她。他说,一天碰见两次,看来是上帝要我请你吃饭。

  四目相对的时候,夏青婷才窘迫起来,她偷偷打量着自己,穿了两天的白衬衣,旧的牛仔裤,没有化妆的脸,松垮的发带,她为自己在男人面前的不够美好而惴惴不安。

  但是男人显然不在意,他的话真是多,不停地说着一些并不好笑的段子,他像是在逗夏青婷笑,又好像不介意夏青婷在不在听,他更像是自言自语。而夏青婷也并不在意那些段子好不好笑,她光品味男人的声音了,那些从喉咙里发出的一起一伏海潮似的声音让她的耳朵一点点温热。

  吃完了饭,打算要离开餐桌的时候,夏青婷的手往包里伸,其实是想把手机拿出来还给他,男人却按住了她,我来付钱。然后男人很短促的呀了一声,糟糕,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他摸遍了自己的口袋,修长的手指拍自己的额头,一定是在地铁站被小偷偷了,我真够倒霉的。

  夏青婷愣了,她想不通这男人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是他自己丢掉了手机,却说被偷了。他有健忘证吗?

  男人并没有因为手机被“偷”而沮丧,他反而兴致勃勃,他说,手机没了正好,每天都有那么多烦心事通过手机找上他,难得可以清静一天。他又扭头看着夏青婷说,但是一个人的清静显得有些,不是吗?他邀请夏青婷陪他到处走走。

  夏青婷实在很喜欢听男人说话,他的嗓音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夏青婷安慰自己,只是到处走走,没关系的。

  他们去了酒吧,又去了KTV,男人不停地唱歌,唱各种情歌。夏青婷只管听。但不知为何,夏青婷觉得男人的歌声传递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忧伤,那种忧伤一点一滴地渗出来,感染着夏青婷,让她也莫名忧伤。

  夏青婷去卫生间,刚好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接了,对方很粗鲁,是王良吗?夏青婷没吱声。对方又说,晚上十二点,东区大门,你要是不来,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原来,男人叫王良。很明显,他是在躲着那个粗暴的来电者,难道他欠了人家的钱被逼债?怪不得他会一怒之下扔了手机!

癫痫病能遗传吗

  夏青婷不管那么多,正如男人所说,难得清静一天。她不想破坏他的,只想跟他好好度过这一天,她发现自己不但迷恋这男人的嗓音,也喜欢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光。她又将手机放进了包里。

  3

  迷离的灯光最适宜暧昧的男男女女倾诉自己不为人知的隐秘心事。

  唱歌唱累了,夏青婷讲了多年前的事,那时她才十六岁,得了一场病,眼睛失明,足足用了五年时间才治愈。十八岁时,她恋爱了,她喜欢那男孩子的嗓音,低低的,沙沙的,像是带着摩擦,一寸寸抚摸她的肌肤。那绝对是一份炙热得不能更加烫手的,炙热到他们不得不深爱。

  可是直到分手,我都不知道他的样子,生病的时间里,我养成了用声音去判断一个人的习惯,尽管后来眼睛好了,但仍然对声音很敏感。

  夏青婷鼓足勇气才敢于对一个陌生男人述说自己最隐秘的往事。你的声音跟他很像,夏青婷说,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个从天而降的羞涩。夏婷最后说:用你的声音讲讲你的,我闭着眼睛听。

  男人说:其实我有女朋友,但是她失踪了,昨天整夜都没有回家,哦,不,不是失踪,因为她经常整夜不回家。

  他们相恋了五年。五年前,他们是南方小镇上一对一贫如洗的青年。他们一起来这座城市打拼,很多年,他一直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有过两次升迁,但没有大的发展。而她比他能折腾,交际很广,认识了几个当地的人物。后来她发迹了,开公司当了老板。

  这很好啊,夏青婷说。是啊,是很好,而且她发迹之后,一直对我不离不弃,可是你知道她用什么手段往上爬?没有哪个男人肯不计报酬地帮助一个女人,除非这个女人用身体去换!

  夏青婷瞪大了眼睛,现在,她明白为何他看起来那么忧郁和了。

  有了钱,她的身体保养得越来越美,还整了容,可是我却没办法跟她做爱了,即便这样,她也没有离开我。

  王良的故事让夏青青婷心疼。他说,既然不再爱了,又何必勉强在一起。他说他决定离开她了,可是还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榆林市癫痫病知名专家>

  4

  已经很晚了,夏青婷来这个城市三年,带着目的而来。三年前她打听到她的初恋在这里,当时想都没想,收拾行李就过来了,她想要看看自己少年时代倾心爱过的人的模样。可是她最终没有找到他。努力过了,现在,夏青婷已可以彻底放下那个初恋了。

  王良说,去宾馆吧?夏青婷没说话,默认了。在去宾馆的路上,夏青婷甚至想好了,无论王良想做什么,她都会答应的。她的脑子里一直是王良的样子,想他痛苦、绝望的眼神。也许过不了多久,夏青婷就会离开这里了,也许和王良再也不能见面。

  夏青婷觉得自己很轻贱,可是她没法阻止自己这么做,她渴望跟王良来一次跟更亲密的接触。她甚至贪婪地想听听他在床上时的声音和他有多像?

  王良很瘦,但有胸肌,他的双腿多毛,摸上去毛扎扎的,让人手心发痒,他结实的臀部紧绷着,积蓄着随时爆发的力量感。夏青婷从未见过一丝不挂的男人身体,这种视觉冲击让她眩晕,她的身子变得软绵绵的。

  他进入她,撞击她,她在他的身下晃晃荡荡,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男人,她想她错了。男人最性感的地方不在于他的嗓音,而在于他冲刺的时候,勇猛得像头雄狮。

  夏青婷知道了做爱时四目相对是什么滋味,那是一种甘心被燃烧的感觉,就算就此成灰,也甘愿。

  夏青婷的初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跟她分手的,他说他忍受不了无法用眼神交流的欢爱,就像一包炸药失去了导火的引子,郁闷、窒息,无从发泄。现在,夏青婷理解了,也原谅了他。

  5

  天亮,王良要了夏青婷的手机号,然后,各自回各自的家。

  至于那个手机,夏青婷是打算在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还给王良。她等了很久,时间不长,但她觉得很久。

  她终于接到他的电话,可是他却在电话里说,你能来警察局帮我做个证吗?

  夏青婷去了,警察告诉他,王良的妻子竟然在前段时间被绑架,匪徒拿不到钱,撕票了。两天前,有人发现尸体,现在绑匪被儿童癫痫病的起因抓了。夏青婷看着王良冲上去扭住那个绑匪,他的眼泪流成两条河,他说,你拿不到钱就撕票,为什么不能等等?

  匪徒面目表情,做我们这个行业的,说到做不到,那就没威信了,我通知了你,时间到了,就撕票。

  他说他联系了王良。但是王良说他一无所知,他确实接到过一个电话,但是那天在地铁站,周围很吵,他什么都听不见。而那之后,手机就被偷了。

  王良叫夏青婷来,就是要她证明他的手机被偷了,而且那天,他们一直在一起。

  是的,我们一直在一起,一秒都没有分开过。夏青婷说。警察的表情很玩味,你们是什么关系?

  一夜情。夏青婷听见王良说。你情我愿的一夜情,警察无法定罪。

  夏青婷的脑子里乱极了,想着那天发生的一切,那天在地铁站,周围明明很安静,而且手机是王良故意扔掉的,根本没有小偷。

  警察局门口,夏青婷问王良,她是你妻子,你却告诉我说她是你女朋友,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那天,你接到了绑匪的电话,但是你不想拿钱赎回你妻子,你不顾匪徒的威胁扔掉了手机,是想借匪徒的手杀死自己的妻子,对不对?

  夏青婷泪流满面,手里拿着那部手机,王良的脸抽搐着,由红变白。

  她死了,你就能拥有她的公司,你就能彻底摆脱她了,对不对?那晚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你害怕,你害怕一个人去面对,对不对?

  夏青婷应该拿出手机把真相告诉警察的,可是她没有这样做。她抬手,把愤怒狠狠地甩在王良的脸上。她那样轻贱自己、献出自己,是因为她真的爱他,真的心疼他。

  背过王良,夏青婷才开始哭,她哭得很凶,像要把心哭裂了一般。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