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扁子曰 > 正文

大学校园爱情故事会 精选五篇

时间:2019-09-24来源:海洋板块网

  第一篇:来不及发生就算了

  7岁春天,炒饭店

  小谷上班的店主售炒饭,写了一百多种口味的小牌子密密麻麻挂满半面墙。小谷负责接听电话,记录外送单,每天固定重复同样的话,请问要什么口味的?送到几栋几号?饮料要红豆沙还是绿豆沙?

  接听过被这吩咐过几百次要什么炒饭的一个声音后,小谷记住了丁裴这个名字。丁裴是那种打电玩打到旷课、废寝忘食的学生,这种男生在大学里一抓一大把,他们努力把青春献给了游戏。

  人和名字对上号,是在丁裴出现在店内,拿出积分卡很骄傲地说,今天我都请了,吃饱了好通关时。他积了一千分,可以兑换十份炒饭。那群男生斗志昂扬选了店里最大的桌子开始狼吞虎咽,浑然不觉自己的吃相有多难看。丁裴起身向柜台走去,拍着柜面急切地说,喂喂,我用不惯勺子,我要叉子。

  小谷递给他叉子。

  急切的男孩看了一眼17岁的小谷,忽然很多余地微微一笑,转身回到伙伴身边。小谷觉得她的心中有一座缓慢砌出的城池,千砖万瓦,一字一句,然后洪水到来,倾城崩溃。多么奇妙,一个人的微笑,竟是另外一个人心间的洪水。

  小谷从此开始期待男孩常来。

  17岁夏天,一把叉子

  暑期的生意门可罗雀,但小谷情愿薪水折半留守店内。她等到了男孩的第二次出现,他旁边的女友跟他分吃一盘凤梨鸡丁饭。他们吃得很慢,相对无言,最后女孩抬头说“谢谢,再见”,然后走掉。男孩望向小谷,哭了。

  小谷看得痴了。后来她才明白,毕业时也是情侣的天人五衰时,风姿枯萎,逍遥瓦解,各奔前程。

  到了夏天末尾,城市改造规划下来,整条街要被拆除。这是真正的摧枯拉朽,巨大的机械所向披靡,所到之处,灰飞烟灭。覆巢之下无完卵,炒饭店也关张大吉,员工被遣散。

  很久以后,小谷忍不住在因不断清理而逐渐减少的瓦砾中,沿着炒饭店的原址找回去。她仰起头,左荒原,右废墟,叉子在胸间。

  叉子在胸间?嗯,是的。遣散前小谷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她偷了一把叉子。这把叉子极为普通,售价不过三五元,但她用心擦拭、洗净以后再用手帕包裹好,收起来。

  没有人知道这把叉子在小谷心里的重要性。

  20岁冬天,一个男孩

  在17岁的末尾重返家乡小城、重返学校的小谷,默默用功。在压抑阴郁的高中氛围里,只有在每天吃饭的时间,才能短暂释放。

  然后,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里小谷考上了百年名校,那所美国庚子赔款建立的学校。她没有给家长或同学一个惊喜或惊吓的想法,她觉得自己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不过事后的总结就比较有趣了。为什么她能考上名校?因为她懂得拼命,你们还记得吗?她总是吃饭很慢,挖一叉子吃一口饭,一边还看书,叉子还含在嘴巴里。同学甲这样告诉同学乙。

  大二的冬天,班上一个男生送给她一条围巾,亲手织的。小谷收下了那条围巾,尽管那看起来像一条制作失败的麻花。然后,在男生请她吃火锅的时候,她围着“麻花”如约而至。当腐竹、土豆片、冬瓜条、香菇纷纷赴汤蹈火后,男孩忽然举手叫服务员,再来一盘麻花。她忍不住笑了。

  能够令一个女孩笑,男生多半会以为自己成功了,但其实他失败了。小谷坚持到最后吃完的一刻,然后闪电般冲向柜台,买单。

  她只是想尝试一下,一个人的心里,装了一个人以后,是否还可以容纳下其他人。

  24岁秋天,变迁

  毕业后参加工作,小谷在公司霸占了最大的格子间,紧挨着巨大的窗户,从19楼的高度望出去,天空的光,云朵的影子,都有点触手可及的意思。

  在江河湖海漂泊过,自然比同龄人多明白一些道理。22岁的小谷在大学毕业之前,就已经实习、兼职、打工、积累。所以在24岁的时候,她更早得到老板的赏识,获得想要的地位。

  在这栋高耸入云的写字楼里,小谷继续认真学习,变得精致,像瓷器,像玉盘。她的银行卡里,存款已经达到了一个数字。这个数字,超过了当年她有过的念头:攒够钱,开一家炒饭店,就在原店原处。

  但是,她并没有回去开店。

  27岁春天,荷兰

  每年生日,小谷都照惯例给自己买蛋糕。

  那只不锈钢叉子她仍然带在身边。这些年很辛苦保持身材,只在每年生日给自己买一块小蛋糕食用时,使用那把叉子。

  也有男孩向她表达过疑心,是不是初恋送给你的?还有人送一把叉子给女生啊?小谷回答,是。那些要她丢掉叉子的男孩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看这里,小谷都跟他们说了再见。后来,她交了一个荷兰的男友,三年后正式入籍,他们没有要孩子,他们友好分手了。

  17岁的坚定志向,她在27岁已不再挚信。但她终于找到了丁裴的信息。他的个人空间里,陈列着逐年的记录与照片。他读完大学,进了公司,又辞去工作,去攀岩。他说失事以为要死掉的时候,的确是放电影一般回忆了小半生,包括炒饭店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她看见他最失态的哭脸。那一刻,他甚至觉得小姑娘看他的眼神,是喜欢他的。

  一个人度过十年,需要十年时间。查阅一个人的十年,只需要十分钟。

  不必再发生

  回国,回到那个城市,那所大学附近。那条主干道上,以往的店子全不见,替代以高楼和精致的店子。原址对面的蛋糕店,小谷,啊不,她不再是小谷,只在少女时代她才被这样称呼。27岁的徐谷,在生日这天,给自己买了一份经典芝士蛋糕。

  坐在店子里的靠窗位置,当她掏出自备的叉子,店员转过身,尽力忍住笑意。横跨十年,不锈钢叉子闪着冷硬的银白色光芒,质地不变,不被腐蚀,也不曾变形,但它的样子变得过时土气了。她多么想呈上自己的心,无论如何,请他试吃一口,就用这把叉子,他曾经用过的叉子,然而,他说人海茫茫,物是人非。他说得很对,完全没错。吞咽下最后一口咸甜混合的蛋糕,徐谷脸上满是眼泪。

  当天,当时,她手抓着一把纸巾,却始终没能走到满脸是泪的男孩身边,递给他。

  之后,男孩走出炒饭店。她仍然没追赶上去,喊住他。太年轻时,人容易高估,也容易低估命运。

  徐谷走出了蛋糕店,她将叉子丢进路旁的垃圾箱。她向着马路走去,向着远处的的士扬起手。

  29岁的丁裴走进蛋糕店,他习惯在这家店买全麦面包配牛奶。他的家就在这蛋糕店后面的一片小区里。他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但这一年,他把房子买在了母校对面。这里有他的青春与恋情,有他的最初与过去。他记得那双眼睛,但无法在这个世界上找到那个女孩,他打算,就住在这个地方,一直到老吧。没有来得及发生的事,就不必再发生了。

  第二篇:原来,没有错过

  她感觉喜欢上他的时候,是大一下学期,他已经大三。第一次见面是她和几位同学代表系里参加文学知识竞赛,她站在他身旁,等他打印资料。他转过头微笑着说了一句:“坐下等吧。”她立刻回了句:“谢了,还是站着吧,这样你才有效率嘛。”他哈哈笑了起来:“你还蛮幽默的嘛。”

  她准备着比赛,偶尔跟他请教问题。她每次见到他都有种莫名的紧张和不安,但是都掩饰得很好。她知道,自己很普通,站在人群中,一秒钟就被湮没掉。虽然她的文章很美,口才也不错,可是她看到在现实又世俗的爱里,这些略显无力。他是学生会主席,高高大大,虽不是很帅,总给人一种舒服安心的感觉。她想,人的一生,很多时候不是怕碰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只是怕喜欢的人没有耐心去喜欢自己。

  她喜欢奶茶刘若英,不错过奶茶的每一首歌、每一部影视剧、每一本书。她在日记中写:“没有人会了解我为什么如此狂热地爱着奶茶。我喜欢她是因为我喜欢自己,这是一种无奈的自恋情结。它能让我拒绝伤害保护自己,即使会因此而失去爱……”

  没想到预赛她发挥得不好,她当场扔了笔跑了出去。意外的是,他跟了出来,低声说:“别伤心了,尽力就好,有了经验,下回再努力也不迟。”她背着身,冷冷地说:“谢谢!我不需要别人的安慰。”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她咬住嘴唇,不再流泪。

  她还是经常遇见他,愉快地打个招呼,即使每天只见一面,她的心也会安静一整天。她知道自己的心太浮躁了,可是一见到他就立刻安静了下来。像是一个流浪的孩子找到家,又像是在冬天里品一杯温热的奶茶。她迷恋那种感觉,无法自拔。直到有一天,她看见他和一个漂亮的女生手牵着手,甜蜜地从她身边经过。

  后来,她更忙了。她知道他要考研,会离开这座城市。也许是时间冲淡了感觉,有时一周都见不到他,她心里也不会不安了,甚至有一次她和他说着话,没有忐忑,没有心跳。她有些高兴又有些酸涩。

  有一阵,女生中流行起用扑克牌预测爱情运势,她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握着扑克牌,想着他的笑容,虔诚而不安地洗牌。从牌面看,她和他相隔很远,很难走到一起。虽是玩笑话,那一夜她却无眠。

  听到他和女友分手的消息,她问:“为什么?”他沉默很久后说:“我们都爱错了人,只好回到孤单。”她无语,耳边突然响起奶茶的歌:“我等你,半年为期,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记……”

  离他考研的日子越来越近,她问他准备得如何。他没心没肺地说:“情况很糟糕,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她笑他变幽默了。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他看着她,郑重地说:“我走的时候你一定要来送行,到时,我会送你一件礼物。”她半天才说:“好朋友嘛,这是当然的。”

  那天,他打来电话报喜,他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她高兴地祝福他。但是,她没有如约去参加他的饯行聚会,她想如果注定会忘记,不如不见面。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她回忆着和他的相见和对话。不知不觉,她走到他聚会的小饭馆外,犹豫半天,她回转身,走到拐角已经没有力气了,坐在路灯下任自己哭个痛快,耳机里奶茶唱着《我等你》。

  “嗨,在这儿呢,为什么不去聚餐?不给面子哦。”他承认,说这些话时,心里很痛,真的很痛。他手里拿着打算送她的礼物,刻录了奶茶《我等你》的cd,只因为她说过这是她最爱的一首歌。她抬起头,泪汪汪地看着他,耳机里传出《我等你》的歌声,他轻轻地拉她起来,抱在怀里。

  互相心有所属,兜兜转转,她和他,终于走在了一起。

  第三篇:为你摘过三十九罐星

  那年,她十六岁,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生。他不算很高,斯斯文文的,但很喜欢踢足球,有着一副低沉的好嗓音,成绩很好,常是班上的第一名。虽然在当时,早恋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女生追男生也不再是新闻,她更不是那种内向的女孩。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向他表白,只是觉得,能一直这样远远地欣赏他,就很好了。

  那时,她常常为在路上碰到他,打声招呼高兴个半天,常常放学也不回去,而是上运动场一圈又一圈地慢跑,只为了看他踢球。她还学着叠幸运星,每天在那小纸条上写一句想对他说的话,叠成小幸运星,快乐地放在大瓶子里。她常常看着他想,像他那样的男生,应该是会喜欢那种温柔体贴的女孩吧,那种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开心的时候会抿嘴一笑的女孩。她的头发乌黑,但只短短的到耳际边;她有一双大眼睛,但常常因为大笑而眯成一条缝。她常常照着镜子想,如果有一天她成了那种女孩,他会不会喜欢上她。但想归想,她还是每个月都跑去理发店把稍微长长一点的头发剪短到耳际边,还是一遇到好笑的事情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她十九岁,考上一所不算很好但也不差的大学。他正常发挥,考取了另外一所城市的重点大学。她坐着火车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小城时,浮上心头的是点点滴滴她与他的回忆。

  大学生活是以二十几天艰苦的军训生活开始拉开序幕的。晚上临睡前,其她女生都躲在被窝里偷偷打电话跟男朋友互诉相思之情,她好多次按完那几个熟悉的数字键,始终没有按下那个呼叫键。十九年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思念,原来,思念是一种可以让人莫名其妙地掉下眼泪的东西。四年的大学生活不算太长,活泼可爱的她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但她却选择单身。好事者问起原因时,她总淡淡一笑,说:“学业为重嘛。”她也确实在很努力地学习,只为了考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四年来她的头发不断变长,她没有再剪短。一次老同学聚会时,大家看到她时都眼前一亮,一头乌黑的长发,水汪汪的大眼睛因恰到好处的眼影而更显出光彩,白里透红的皮肤,时不时抿嘴一笑,都认不出这是昔日的小活宝。他见到她时也不禁心神一动,但当时他的手正挽着另一个女子的纤纤细腰。她看着他身边那个比自己更温柔妩媚的女子,很好地掩饰了心里的一丝失落,只淡淡对他一笑,说,“好久不见了。”

  她二十二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他没有继续考研,进了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出色,年薪很快就达到了六位数。她继续过着单调甚至枯燥的学生生活,并且坚持单身。一次放假回家,一进门母亲就把她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女儿啊,读书是好事。但女人终是要嫁人生子的,这才是归宿啊。”

  她点了点头,进房间整理带回来的行李。先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是一瓶满满的幸运星,摆在书架上。书架上一排幸运星的瓶子,都是满满的,刚好六瓶。

  她二十五岁,凭着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和优秀的成绩,很快就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月薪上万。他这时已自己开公司,生意越做越大。第三家分公司开业的时候,他跟一个副市长的千金结婚了,双喜临门。她出席了那场盛大的婚礼,听到旁边的人说起新郎年轻有为,一表人才;新娘家世显赫,留洋归来,貌美如花,真是一对璧人。她看着他春风得意的笑脸,心里竟也荡起一种幸福的感觉,莫名的感觉,仿佛他身边那个笑容如花的女子就是自己一样。

  她二十六岁,嫁给了公司的一个同事,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不到半年的时间,短到她都不知道两人是否恋爱过。他们的婚礼在她的极力要求下搞得很简单,只邀请了几个至亲好友。当晚她喝了很多酒,第一次喝那么多酒,没有醉,却吐得一塌糊涂。她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张在水汽蒸腾下逐渐模糊的脸,第一次有种想痛哭一场的冲动。但终于,她还是把妆补好后走出去继续扮演幸福新武汉市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娘的角色。她的外套衣袋里,有她早上仓促叠好的一颗幸运星,里面写着:“今天,我嫁作他人妇了。可是我知道,我爱的是你。”

  她三十六岁,过着平静的小康生活。一日在街上巧遇一老同学,闲聊起他,竟得知他生意失败,沉重打击后终日流连酒吧,妻离子散。她在找了好几天后终于在一间小酒吧找到他。她没有骂他,只是递给他一本存折,那里面是她所有的积蓄,然后对他说:“我相信你可以重头再来的。”他打开存折,巨额的数字让他难以置信,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在听到他说“借钱”两个字就冷眼相向避而不见,她不过是一个快让他淡忘名字的老同学,却如此慷慨大方?

  她依旧淡淡一笑,说:“朋友不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吗?”

  当晚,她的丈夫知道了后,一个重重的巴掌立刻甩了过来,大吼道:“上百万一声不吭就全给了他,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她被那巴掌击倒在地,没流泪也没说话,更没有回答她丈夫的质问。虽然她从来没有向别人承认过她爱他,但她也决不会向别人否认她爱他。

  她四十岁,那年他的公司已经成为同行业里最具竞争力的几家大公司之一。那晚他带着两百万和他的公司的百分之十股份转让书到她家。她的丈夫一边乐呵呵地说:“不必这么客气嘛,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一边在股份转让书上签下名字。她没说什么,只说了句:“不如留下来吃顿饭。”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饭菜端上来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最爱吃的几样菜都有。但他抬头看到她一脸恬静地为丈夫儿子夹菜时,心里一下释然,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临走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请帖,笑笑说:“希望你们到时都可以来。”她以为是他又有分公司开业,不以为意,接过随手放在沙发上。送走他转身回厨房洗碗的时候,突然听到她丈夫大声说:“‘人一有钱就风流’这句话果然没错啊。看你这个老同学,这么快又娶第二个了。”

  她的手一颤,被一个破碗的缺口划了一下,血一下子涌了出来,一滴接一滴不停往下滴。她看着那片泛着微红的水,突然想起十五年前那个笑容如花的女子那身婚纱,似乎就是这个颜色。

  她五十五岁,一天突然在家里昏倒。被送去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脸色沉重,要把她丈夫叫到一边说话。她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叫住医生,她很认真地问:“我还可以活几天?”

  三个月,电影里的片段用得多了,没想到真应了“人生如戏”这句话。执意不肯住院,她回到家里开始为自己准备后事。一个人活了大半辈子,要交代的事多着呢。得到消息的亲朋好友纷纷赶来见最后一面。他是最后一个。她躺在床上,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但一看到他手上那颗幸运星,立刻清醒了过来,似是回光反照。

  “这是给我的吗?”她指了指那颗幸运星,脸上竟露出一丝笑容。他连忙回答:“啊,是!是啊。这是我带来给你的。”

  真是无心插柳,这不过是他刚出机场时碰到那个为红十字会筹款的小女孩送的,他当时急着来见她,接过来时都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赶着上车了,一路握着也不知觉。她接过那颗幸运星,紧握着放在胸前好一会不放。终于,她指了指旁边的桌子,那上面也放了一颗幸运星,那是她昨晚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叠好的,她缓缓对他说道:“在我以前住的房子里,还有三十九罐幸运星。等我火化的时候,你把那些连同这两颗和我放在一起,好吗?”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已经合上眼睛,一脸安详。

  三十九罐色彩缤纷的星,他呆呆地看着,一时间有种错觉,仿佛那是天上的星星被摘落人间。

  她火化那天,他按照她的遗愿把那些幸运星全撒在了她身上,三十九罐,不小心滚落一两颗在地也没人发现。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发现地上还有两颗。捡起来时他想,算了,就当是留个纪念吧。

  他七十岁了。

  一天,他戴着老花眼镜在花园里看书时,四岁的小孙子突然拿着两张小纸条,兴冲冲地跑到他面前,嚷道:“爷爷,爷爷,教我识字!”

  他扶了扶眼镜,看清第一张小纸条上的字:“杰,你今天穿的那身蓝色球服很好看哦。还有,6这个号码我也很喜欢,呵呵。”

  他皱了皱眉,脑海里有什么熟悉的东西闪了一闪,但又没抓住。他问孙子:“这两张小纸条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不是纸条啊,这是你放在书桌上那两颗小星星啊。我拆开它,就发现里面有字哦!”孙子乐滋滋地回答。

  他一愣,再去看那第二张小纸条。

  “杰,我快要走了,可是,我这一生,懂得了一件事,那就是,有一种幸福是有一个能让你不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

  “有一种幸福是有一个能让你不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 他念着,念着,他和她年轻的面容花朵般划过脑海,突然河南哪能治癫痫间,他泪流满面。

  第四篇:世界上最甜蜜的交相辉映

  校外教学那天,天气冷得几乎睁不开眼。我饿着肚子急急忙忙赶到集合点,被催去跳绳还崴了脚,瞪着眼睛快要哭出来,满心都是抱怨。大家都跑去看接力赛的时候,我独自缩成一团,想着“今天真是太糟糕了”、“衣服穿少了,回去得感冒吧”,绝望地看着灰蒙蒙的天。

  这时回到集合点来的他正好看到人群后面那个被风吹得无比狼狈的我,哆哆嗦嗦地跑来,明明自己也冻得脸色发白,却还是毫不犹豫地脱得只剩一件短袖,把外套和衬衫全堆在我背上,还得意地从包里抽出一个小号毛毯,牢牢裹住我的脖子。

  我呆愣愣地看他,他就皱着眉头说“嘴唇的颜色好糟糕啊”。这个比我高不了多少的瘦男孩每次一皱眉整张脸就变得非常惹人发笑,不太大的眼睛简直要挤到一块儿去了,让人看了忽然就觉得心情好起来。

  我把手递给他,他咕哝一句“好冷啊”,就直接揣进怀里焐着,一边还碎碎念“前辈们真是有干劲,我还差得远”、“早晨就发信息给你怎么还忘记呢”、“其实我还蛮清闲的,刚刚早点儿回来就好了”……

  鼻子有点儿痛,我眨了几次眼,大概有模糊地“嗯”过几声当做回答。他瞄我一眼,就扯着我找了个人群的缝隙让我看接力赛,还不停问着“从这里能看到吗”、“要不要再站过来一点儿”。

  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天气终于放晴了一些,可风还是挺大,吹得我打哆嗦。我紧紧裹着毯子和一层又一层不属于自己的衣裳,和他两个人站在人群的后方。他忽然从背后将手环上我的肩膀,轻微的重力失衡后,背上贴着一个暖暖的胸膛。心跳声那么近,清晰可闻。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嘲笑过这句话的我,原来也有后悔的一天。

  为了他早起梳妆打扮,在超市里拼命地思考“他会喜欢吃什么”;重感冒抽着鼻涕,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又可以请假偷懒了”,而是“要快点儿好起来;不能传染给他”。想要再近一点儿、再待久一点儿……所有这些自己曾经嘲笑过的傻事,原来只是因为“喜欢”两个字,就会付诸实践变成现实。

  人真是会变的啊。

  就好像面对“烂桃花”的穷追猛打,以前的他只是苦着脸帮我拖住对方,现在却学会了态度强硬地将我扯到一旁,一脸“我们甜蜜我们的,你一边看去吧”的别扭表情。

  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是个在地铁上给女孩子让座的好绅士,现在却挤挤也硬要塞进我身边的小空隙里,把我困得直耷拉的脑袋揽到他的肩膀上,告诉我还有很远睡吧没关系。结果家里人发来的信息把我吵醒,他郁闷地看我在手机上啪啪啪地用拼音打字,问我发给谁。我说发给我最喜欢最帅气最有男人味的老爸,他便皱着脸发誓要去学中文。我大惊地问:“难道你要偷窥我的短信?”他说:“不是啦,学了你的语言就可以看懂你写的东西。”

  我们一起去水族馆看企鹅和鲨鱼,路上走过一对对的情侣。在这个全民浓妆的国度里,总是素面朝天的我难得一次在脸上认真地涂了几笔,心里居然还会纠结不安,“不戴眼镜会不会显得脸很大”、“眼线有没有花”、“粉底掉光了会露出黑眼圈吧”……而他,却摸摸我的头,说:“不用特地这样的,平常就够可爱啦。”觉得好笑又可气的同时,心里痒痒的那种感觉,应该就是甜蜜吧?

  而闺密也开始毫不留情地揭发我:“明明夏天之前一点儿干劲都没有,甚至被指责出勤率过低,最近却干劲满满地每天早早来学校,到底是想看谁呀?”我怒而反驳,“夏天是因为身体状况差和想家”、“现在身体好了专业课也好玩了”,等等,心里却在担心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吧……真是好没面子,这么容易被看出来吗?

  不过想到那个可怜兮兮跟我抱怨“明天又是周一啊不想去学校”,顿了一会儿又说“不过想见面啊周一还是快点儿来吧”的男孩子,我就忍不住又笑起来。

  原来如此,那种想要在一起的心情,我们都是一样的啊。

  第五篇:比我矮的他

  大一时,我在一次老乡会上认识了个儿矮的杨小彬。男生杨小彬的身高一米七不到,对于我这样一个一米七五有模特潜质的女生来说,杨小彬同学可以算身高残疾。虽然如此,我和杨小彬,还是很聊得来。我常常毫不掩饰地嘲笑杨小彬的身高:“杨小彬,你就是三等残废啊!”面对我的嘲笑,杨小彬似乎根本不在乎,他在阳光下眯着眼睛笑得比谁都灿烂,他对我喊:“方亚茹,没有我的矮小,又怎能衬出你的高大?”

  想想,杨小彬的话还真是没错,这小子,见谁嘴巴上都像抹了蜜一样。正因如此,他人缘才出奇的好。尤其是我们军训结束后,大一新生90%的人都知道:三班有个热心肠的男生叫杨小彬。


------分隔线----------------------------